山东省仲裁发展促进会主办

欢迎登录: kevin退出English 登录注册English
新闻动态
实时新闻
公告通知
视频中心
网络仲裁成互金平台解决纠纷新招数
发布时间:2018/1/10 16:55:00 作者:法治周末

     “没想到会这么快:只用了20天,他就主动把钱还给我了。”借贷宝用户王瑜(化名)看着法院下达的结案通知书,对自己多次催收无果的债权能够收回有些惊讶,“毕竟这笔债权已经逾期将近一年。”

      2016年11月,洪某在借贷宝平台发布了年化利率24%、借款周期为一周的借款标的,王瑜作为其朋友主动出借给洪某,但借款到期后洪某一直拖欠不还。直到去年9月,王瑜委托借贷宝启动了仲裁流程,收到仲裁裁决的王瑜随即申请法院强制执行,20天后,被执行人洪某主动还款。

     “这只是众多通过仲裁解决贷后纠纷案例中的一个,一些债务人因在法院强制执行后仍不还款,上了全国法院失信被执行人黑名单。”借贷宝公关部门相关工作人员对法治周末记者介绍说,借贷宝已上线网络仲裁委托功能。

      事实上,网络仲裁已成为网贷平台解决贷后纠纷的一种主要选择。广州仲裁委网络事业部部长钟晓东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表示,从2014年广州仲裁委转型网络仲裁以来,受理的网络仲裁案件已有数万件,其中网贷案件占比达85%,最近的日立案量更是高达2000件。而从受理的案件情况看,已有几十家网贷平台在平台协议中约定当事人发生纠纷时交由广州仲裁委裁决。

    契合网贷平台互联网属性

       早在2015年,时任广州仲裁委主任陈忠谦就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预测:“网络仲裁将成为互联网金融的守护神。”

      随着互联网金融行业合规整改的深入,网贷纠纷案件数量也在增长。前不久,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通报的“关于P2P网络借贷纠纷案件审理情况”显示,2015年1月至2017年12月,仅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及辖区法院就受理P2P网贷纠纷案件两万余件,且在2017年案件数量达到高峰,占总案件数超过75%。

     “海量的贷后矛盾,给监管带来诸多挑战,对网贷经营主体来说,传统的司法处置门槛较高,之前互金行业的小额贷后纠纷缺乏法律处置的出口,只能依靠升级催收手段,非法催收、暴力催收愈演愈烈。”互联网仲裁服务平台仲财通CEO丁志刚说道,如何提高催收方式的合法合规性及催收效率,是互联网金融机构必须正视的问题,而网络仲裁可能是目前最有效率的解决借贷纠纷的合法方式之一。

      法治周末记者注意到,2014年10月,广州仲裁委设立了我国首个网络仲裁服务平台,并随后制定了《广州仲裁委员会网络仲裁规则》《网贷纠纷网络仲裁专门规则》等专门仲裁规则,实现立案、受理、送达、答辩、组庭、交换证据、质证、审理、辩论、代理词总结和裁决等全流程在线办案。

     “仲裁作为与诉讼并行的一种纠纷解决方式,不受被申请人地域限制,网贷纠纷中被申请人可能遍布全国各地,明确的仲裁条款可避免纠纷受法院地域管辖的约束。此外,仲裁一裁终局,裁决作出即生效,契合网贷纠纷对效率的要求。当事人可以凭仲裁裁决书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钟晓东介绍说,相对于传统线下仲裁,网络仲裁可全部程序线上进行,与网络借贷的互联网属性恰好契合,甚至可以做到系统之间的直接数据推送,十分便捷,大大缩短了网络借贷案件的处理时限。

    市场需求催生“通道方”

      记者了解到,像借贷宝一样,引入网络仲裁机制的网贷平台并不在少数,例如,玖富集团就与湛江仲裁委达成合作,双方在于其借款争议仲裁等领域展开战略合作。

      此外,也有不少互联网金融平台在接洽网络仲裁。例如,美利金融相关负责人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表示,美利金融经过长时间对市场的调研以及和多家网络仲裁机构前期沟通,目前正积极筹备相关网络仲裁系统的对接工作。

      而随着网络仲裁受到互联网金融平台的青睐,不少对接仲裁机构和平台间的第三方机构“通道方”也应运而生。

      据丁志刚介绍,仲财通为合作的仲裁委提供网络仲裁系统,通过技术系统辅助仲裁委高效地完成立案、通知、组庭、审理、裁决等程序。对互金平台,仲财通协助其做好导入互联网仲裁的各项准备工作,之后通过技术对接,协助其高效率地发起批量仲裁申请。

      第三方电子合同平台法大大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法务官梅臻则告诉法治周末记者,法大大开发了自己的案件管理平台,连接互金平台与仲裁委的网络仲裁平台,互金客户可通过法大大的案件管理平台批量提交仲裁案件证据资料,并可以智能化生成法律文书,由法大大的代理律师审核无误后移交网络仲裁平台,所有案件证据资料及法律文件将线上提交到仲裁委的立案受理系统。互金平台可根据法大大的案件管理平台管理案件和查询案件进度,并可在获得裁决以后向法大大合作的各地律师分发案件由其代理案件裁决的执行。

     “网贷纠纷处理的基础是电子证据,由于电子证据具有无形性、易被伪造和篡改等特性,为提高电子证据的可信性和证明力,第三方的电子证据存管、电子签名服务机构应运而生。《网贷管理暂行办法》对电子签名、电子认证也明确作出了要求。相关第三方平台提供的是电子合同的签署及托管服务,在签约当时将电子证据进行固化和存管,在纠纷发生后,通过第三方平台将有关证据直接推送到我们网络仲裁平台。”钟晓东向记者介绍第三方平台在对接仲裁机构和网贷平台间如何扮演“通道方”角色。

    批量化仲裁仍存难点

      记者注意到,不少第三方平台在宣传时称,目前通过互联网仲裁从申请仲裁到出裁决书,一般仅需要5-7天左右时间。

     “如果是单一案件的话,速度很快,但网贷纠纷案件数量海量化,一批案件经常以几千上万件的规模提交过来,同一网贷平台的案件也呈现类型化的特点,案件情况基本一致。对此类案件,如果批量仲裁,周期会长一些。”钟晓东指出,借助互联网仲裁进行批量仲裁存在一些难点,包括需要主体认证、证据形式、内容统一等,“比如电子合同的电子签名需要能够进行批量验证,对于证据规范性的要求较高”。

      丁志刚也表示,批量仲裁需要事先约定纠纷解决方式,依法依规的规划交易结构,事先准备好证据链,导入互联网仲裁的过程还需要专业的辅导。互联网化的业务,交易方式、交易结构经常变化,这些变化也会对执行批量仲裁带来难度。

     “批量化的网络仲裁必须实现案件的类型化梳理,将需要提交的证据事先固化和明确,以达到类型化处理的便捷性。”梅臻说道。

       除了批量仲裁存在难点外,也有业内人士对裁决后线下法院的强制执行效果存在质疑。

     “强制执行本质上存在执行法院分散的问题,但由于近年来很多法院执行部门也通过互联网手段‘一键执行’,对网贷类案件,可以批量操作。”一位不愿具名的某法院执行庭工作人员向法治周末记者透露。

       记者注意到,最高人民法院于2014年12月正式开通网络执行查控体系,目前已与中国人民银行、公安部、交通部、农业部、工商总局、银监会、证监会、腾讯、支付宝、京东等部门单位完成了网络查控对接,实现对被执行人在全国范围内的银行存款(包括网络银行)、车辆、船舶、证券、身份证件、组织机构代码/统一社会信用代码、工商登记、人民币结算账户和银行卡消费记录等信息的查询和部分控制。

        这就意味着,债权人拿到裁决书后,可通过法院强制执行部门直接从借款人可查到的银行账户、微信、支付宝账户等处直接按照裁决书执行扣款。

     “伴随着互金行业导入互联网仲裁的机遇,互联网仲裁将获得长足的发展机会,互联网仲裁因其低成本,易触达的特点,会成为普惠的准司法服务,进入更多的领域,成为多元化矛盾纠纷解决的重要力量,助力‘让公平正义像阳光一样照耀到每一个人’。”丁志刚预测。

      在钟晓东看来,随着人工智能技术的提高,智能仲裁将是互联网仲裁发展的大趋势:“未来,仲裁机构、律师、企业、当事人的各项仲裁事务都可在网络仲裁平台上进行,临时仲裁与机构仲裁共享各种软硬件配套,促成仲裁法律生态圈的形成。”

 

 

责任编辑:田娟

 

分享到 分享到微信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腾讯微博
山东省仲裁发展促进会版权所有 鲁ICP备16046573